纯阳 第二百四十五章 接下善缘

作者:荆柯守书名:纯阳更新时间:2017-03-01

本站域名 www.qiquxiaoshuo.com (奇趣小说) 手机访问 m.qiquxiaoshuo.com

河水白带连绵,宁清道人正飞着远去,突脸色一变,停了下来。

黎江滔滔,绵绵三千里,西起柱山,东入大海,一路流经无数山川平原,汇集上万条河流。

沂水河就是其中一支,水流平缓,两岸都有城镇,人口密集,颇为繁华,绵延三百里,又有十六条分支,其中一支就是屏山湾。

沂水环城白带,无时无刻流淌着,天地灵气一丝丝渗透到河水之中,供得水质循环,水族生长,而在此时,一丝丝灵气如斯响应,传向一处。

这情况并不罕见,封神时就有灵气所归,虽只有灵气总量万分之一,但这是天地大位,总和就很多了。

宁清道人回首而望,脸色阴沉,片刻后才说着:“此贼又增长了一块强援,果真是气运所钟?”

最关键的,却是破坏了原本计划,这道人沉思片刻,摇头叹着:“看来还必须急功近利了,就算有些痕迹也顾不得了。”

说着,金光一闪,变化了方向,又自不见。

王存业才自沉吟,就听见波涛变化,抬头一看,只见天空中透出金光,不由远望而去,这是王存业第二次感受到这种气息了。

“淡漠,高远,威严,广博完美融合一体,这种气息……”

“看这样子,整个沂水都发生变化,这沂水绵延三百里,立刻发生变革,这种力量真是可怖可畏。”

正寻思着,一片金光在船上显形,转眼之间就变成了白素素,白素素此时缓慢的走在甲板上,身上披着的红衣,变成了金黄色,戴着一些珍贵玉器,显的华贵,她躬身说着:“主上哥哥!”

王存业看得,不由赞叹:“你这是真正成了金敕,改了服饰?”

白素素接口说着:“不仅仅这样,我还接到了天帝的旨意,已经代理了忻水水伯之职。”

她对王存业却没有丝毫隐瞒,又继续说着:“我能感受到,沂水的灵气响应着我,涌到了我处,本来有万分之一,只是我只是代理,因此只有一半,还有一半涌入了水下原本水伯处。”

“就算只有一半,这灵气也相当于我目前香火总数了,可动用的力量更是激增了数倍。”

说着,就在背后显出一条长河来,灵力滚滚。

王存业点了点头,说着:“能感受到!”

话说神道由于失去了**缘故,在赤敕程度远不如同期鬼仙,就算在下品金敕时也逊色几分。

但是一旦抵达了忻水水伯这样的职权,掌管三百里大河,汹涌灵力无时不在涌入,战斗力就立刻高出几倍,修仙的地仙就隐隐逊色几分了。

白素素现在都是这样,三千里黎江又有多强?

王存业若有所悟,隐隐看去,又见得一条蛇影,不由诧异,白素素见了就笑的说着:“水伯级的水神,都赐下龙姓,我为代理水伯,只能显出白蛇之身,要是成为正式水伯,再得一段时间,就可生出白蛟之身了。”奇趣小说¤¤www.qiqUxiaosHuo.com

王存业见她虽得了代理水伯位,言行容止却甚是端肃,没有一点因地位变化而变化,心颇喜欢,说着:“那你现在就要站稳这个代理水伯的位置了?”

想了想,就说着:“我有一篇水姓真文,最善呼风唤雨,你可学了,对这忻水多掌握一点,多得一些功德。”

在说话之间,有此一念,龟壳一震,喷出一道清光,三十七卷关于水行的精华就取出,在这清光中化成了三十七个真字。

这三十七个真文相互演化,相互渗透,由于原本就已经整理,只剩奥意,这渗透极快,片刻就光明大放,气息凝聚,结成一字。

这真文结成后,清光不支,烟消云散,但已经得了。

王存业先一点,蕴含的奥秘流转过来,顿时尽数了解,说着就对着白素素一弹,顿时一点明光弹过,又笑的说着:“你已经是金敕正神,未必以后不能获得,或者悟出更佳,但这篇至少省你许多时间。”

正说之间,白素素已经吸取了过去,冥想了片刻,顿时就了悟,心中惊讶,说着:“这种真文直指水行奥妙,就算是金敕也很难个个领悟,哥哥实在是过谦了……哥哥能二十岁就修到这份上,却果是天赋其才,我看哥哥离地仙,却是不远了。”

白素素自能感受到王存业身体内力量姓质,已经处于蜕化期了。

说着,又向谢襄行礼,谢襄隐隐带着失落,却微笑还礼,说着:“恭喜妹妹成就金敕正神。”

王存业就说着:“你成就金敕正神,却正合了我意,我有一事拜托于你!”

白素素连忙说着:“哥哥请说。”

“我要入得地仙,必须获得五行之精,听说神只特别是五行之神,都能自天地五行中提炼出五行之精,你却能不能?”

说罢,手起处,出现一团黑水,又说着:“你看这个能纯化不?”

白素素连忙接过,观看了下,说着:“这玄阴重水是有些不纯,我现在却可炼化之,只是需要不少时曰。”

“至于别的五行之精,我却炼不出来。”

王存业心里沉思着,一拍手说着:“那就请你先把这个纯化,别的我想办法。”

说着,见夜色渐深,就说着:“现在回去罢!”

宁清道人这时,却落到一个小道观中,才落下,一个青衣小童就迎接上来,行了一礼,并不多说,迎着进了里面。

这时一阵阵风雨,却也不大,打在了窗上沙沙声,不过这样更显得静谧祥和,进了里面,却又见着一个道人正在看着一卷文件。

“宁清,你来的正是时候!”这道人却叫着黎光,二人相交多年,见面没有寒暄就直接说着:“这里有份情报,我已捡出来,是关于道论之后,皇帝的行动和影响,你先看看,心里要有个数。”

宁清真人接过一份文件,先没有看,看着黎光真人笑着:“我们有七年没有见面了,不想深沉深邃,道行又有精进,叫人心折。”

“你还是这样直爽!”黎光真人一笑:“你先看看吧,最近朝廷里变化很多,不少大臣或辞职,或贬落,本来不关我们的事,但这事情不简单。”

宁清真人称是,坐下在窗口看着,这份文件实际上是几份结合,都是燕京道人传来的消息,有的是直接说着朝廷人事变革,有的是说明情势,当下阅读一遍,大体心中已经有数。

不急着说话,又继续在里面挑出要紧的读着,片刻后缓缓动了动身子,说着:“吏部尚书都换了,天子决心很大啊——偏偏那些外邦基本上都签了和约了,却要作这个兄弟之邦。”

说到这里,喟然一叹:“这天子的图谋……这些大臣,这些儒家,怎么就没有坚决抵抗呢?”

“这个还是要怪我们,道法显世后,我们道门曾经配合天子,坚决把儒家打散了,打残了,要不岂有这样容易?”

宁清真人默然片刻,说着:“谁想到有今天这事……唉!真的没法改变了么?”

“基本上没法改变了……”黎光真人叹息一声,脸上带着无可奈何,说:“要是在以前,还可寄希望于政变,或者‘病去’!”

“但道法显世增强了我们的力量,也增强了天命的力量,现在天帝垂目,只要获得天帝支持,政变和毒杀都不可能。”

“天子真下了决心,除非他自然寿命到了,不然的话只有等待了。”

“这道论影响,你觉得到底达到什么程度?”宁清真人这时端容问着,这是他最关心的事。

“十一国贸易协议已经签定了,船只和陆路的关卡已经设立,看着情况,交易已经开始……”说到这里,黎光真人叹了口气,斟酌许久,又说着:“有专门预测的真人已经预测,的确有着很多气运涌入朝廷。”

说到这里,叹息一声:“在天资上,此子在这代道门弟子中,的确没人能比,二十岁的地仙,就是前代先贤又有几人?何况还有着道论,唉……你也知道,地仙之后,对气运更重要,要是给他机会壮大的话……”

这其实是把话说的非常透了,宁清真人心中一震,不过他心姓深沉,却也不形于色,说着:“所以才要在地仙阶段就把这事了结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露出一丝冷峻,又把刚才的事说了:“现在看来这贼子气运正盛,又多了一块强援!”

“不单是气运罢,是在下棋罢,白素素我听说过,现在一举入了忻水水伯这样的职位,掌管三百里大河,我们单个怕是都未必斗的过。”

“就算能斗过,敢动天庭这样位份的神位,立刻就是天庭震怒!”

“这用心深不可测呐!”

“……最关键的是,此女位至水伯,这玄阴黑水想必是能自己提炼出来了,要是聪明一点,此女就可和同级神灵交往,水伯位份已经非同小可,同级的神灵想必都能给个面子,这样的话,别的五行之精怕都能交易到!”

“这样一点人情也没有了,人情本来没有什么意义,但却是减少反噬的药引,不能没有。”说到这里,宁清真人皱眉:“你说,怎么办呢?”

“……我觉得没有时间多作谋略了,此女就位水伯,必大开庆宴,你就直接与之交易就可,间接接下善缘就可。”黎光真人沉吟片刻,说着。

(未完待续)